billinghambillingham
专访|获奖风光摄影师马克·吉利根(Mark Gilligan):大好山河皆吾爱

马克·吉利根(Mark Gilligan)是一位获奖摄影师,同时也是一位作家。他居住在英格兰北部,从事影像工作已有40余年,制作指导过近百个电视节目。除了风光摄影职业生涯,他还担任了35年英国内政部国家摄影和录像课程的主任。


现在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英格兰湖区和斯诺登尼亚,专注于摄影与写作。在埃尔斯特里BBC进行培训时,他时常会在电视中露面。他是个乐于展现自己的人,但他更喜欢的是做那个掌控镜头的人。


我们找到马克,与他进行了深度地交流,了解了他的职业生涯,以及他为什么选择Billingham相机包作为出行拍摄时的搭档。


马克·吉利根(Mark Gilligan)和他的富士XPro2


Q:和我们聊聊更多关于你职业生涯的故事吧。


当我在曼彻斯特的一家广告公司开启职业生涯后,我发现自己在为内政部工作。我的工作涉及到该机构的所有部门,很快我喜欢上了拍摄视频广告的概念,就像喜欢画册广告一样。几年后,我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接受了培训,很快转行到制作和导演电视节目。我负责的并不是主流的广播节目,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主题,这些主题时常让我接触到国家标志性时刻和事件,许多作品我永远不能说出来,我能说的是,我经常为公共信息,培训,教学和后期反恐等主题拍摄。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这个国家处于改革之中,许多东西都在迅速改变着,我发现自己或是置身于国际性重要事件的边缘或是直接接触到这些改变。当时存在一个这样的问题:英国足球迷跟随着国家队环游世界,带来了不少混乱。正因如此,我们成立了一支使用互联网领先一步获取消息的情报系统,这是开创性的,摄影和视频在报道中扮演了主要的角色。后来这种系统被推广到全国,我是最初团队中的一员,负责建立和运行的培训。我之前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要把这种培训解释清楚,将文件提交给内政大臣的过程很复杂,于是我们团队觉得把这个过程拍成视频或许会更好,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这开启了我新世界的门,于是我朝着这个方向勇往直前。几年后,我被任命为培训主任。


对我来说,在曼彻斯特的工作深得我心,我们对警察部门及其专家负有特殊责任,且教会了许多来自政府不同部门的人使用这种系统。我喜欢这份工作。这门课程很快变得很重要,成为我们这一行工作人员培训的一门课程。


很快,一个全国范围性质的网络建立起来了,并且不断发展壮大。


是的,这就是国家犯罪局。


我很荣幸能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的职业生涯。教授“专家”意味着我所做的是开创性的工作,这是我的全职工作。我的副业是摄影,特别是风光摄影。我住的地方离斯诺登尼亚不远,那是我开始探索世界的地方。我母亲最近去世了,战争期间她被疏散到坎布里亚郡湖区的乌尔弗斯顿,所以那里我也去了很多次。


马克·吉利根和他的Billingham 445在斯诺登尼亚山


后来,我开始投资,同时从事两种职业。不幸的是,我的健康每况愈下,在经历6次脊椎手术之后,2008年,我不情愿地离开了内政局。


我要退休吗?不,还没到时机。


我想我永远不会退休,我希望能永远像现在一样活跃,能保持创作。我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能在合理范围内外出拍摄。


当我“退休”后,编辑们知道了我有更多创作时间,可以这样说,是他们让我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时间。我的风格摄影工作变得更加重要。当时我妻子艾琳还笑说“我以为你已经退休了。”


我的风光摄影工作室成立已多年,我的培训也获得了Kitemark 和The Investors In People奖,所以我能很自然地说出这些。我从事这门课程40余年,最近我发现原来在这段时间里,我仅培训了不到3000人。虽然我在总公司的工作对象是15人以上的小组,但我工作室的目标是一对一,我更喜欢这样。


Q:谁影响你或者说激励你成为一位摄影师?


这个回答很简单,是我的父亲。从我记事起,就开始接触摄影,我的父亲为几家全国性报纸工作,所以家里总是有摄像机。我很幸运,因为我不仅能参加重大的体育赛事,还能在测试赛中坐在投球手后面!不过,尽管我从小时候起就经常能看见可以捕捉的精彩瞬间,但是那时候我并没有立志成为一名摄影师。我也知道与科学相比,我更追求某种艺术感,虽然现在我是把艺术和摄影科学结合起来。


图像与文字相结合的表达也很有吸引力,能够同时用文字和图片刻画纪念出我看见的风景是使我成为摄影师的另一个原因。


Q:和我们讲讲更多关于Wast Water摄影吧!


如今,你经常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JOE SOAP PHOTGRAPHY’ 的照片,我想,为什么要叫他马克·吉利根摄影呢?在特定圈子之外,没有人会认识我。很久之前,我因任务去此地,爱上了那里的水。于是我就把它叫做“Wast Water”摄影,因为它是湖区有名的景点。当时,人们不能理解我这个决定,那时候谷歌还处于起步阶段,我认为,随着更多人了解湖区,这个名字将更好地为搜索引擎服务。幸运的是,它后来被英国独立电视台电视观众票选为“英格兰最受欢迎的景观”所以任何与“Wast Water”有关的东西都能在谷歌频道上迅速蹿升。也是从那以后,我一直呆在第一页,不过我的确对此有着贡献!


Screes and Wast Water Mirror-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我的工作室很忙,许多人喜欢我的摄影作品,并委托我教他们,这让诚惶诚恐。我很开心看到他们的进步,但是在兼任这份工作的同时,我很少有时间出去拍摄了。2018年,我给自己的时间只有6天。当然,我并不是在抱怨。


Bow Fell at Dusk -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Q:你的风光作品很出色,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类型的摄影呢?


我从小就喜欢户外活动。虽然我不太擅长,但我还是特别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去钓鱼,我喜欢户外欣赏光的错落与变换。后来,我更多的是拿出相机来拍摄,而鱼竿就那样放在一边。当我们去斯诺登尼亚山冒险时,我喜欢站在高处,欣赏洒落在自然景象中的光。雄伟壮丽的山岩和山峰让我脊背发凉,让我拍摄几张照片后就需要重新蓄积能量。这时,我会再次看向远方,欣赏这种壮阔的美景。有时天空笼罩着乌云,深邃的远景让我神魂颠倒。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蓝天的人,当然不是针对摄影的缘故,只是觉得这种明亮的蓝色并不适合我,虽然我很喜欢阳光照在皮肤上温暖感觉。阳光明媚时,我也会拍照,当然这有个前提是,我认为这的确能衬托当地的美景。从功利角度来看,这样的作品会有更多的受众,因为对于去过那里的人来说,这会是一张很好的照片,唤起他们的回忆。



马克在斯诺登尼亚的风景之一发布在他的Instagram上


为了拍摄而摄影,即使是在这个数码时代,我们可以把几百张照片放在一张卡片里,我对于拍摄的选择依然非常小心谨慎,只有当我对构图满意时才会按下快门。对我来说,每天只拍20-30张照片是很正常的,我更希望自己的作品有质而不是有量。我认为漫无目的的拍照是毫无意义的。与其花上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费力浏览可能会被删除的数百张照片,不如慢慢来,慢工出细活,明白自己追求什么。还有种更糟糕的情况是依靠电脑软件后期来走出困境。通常情况下,我的照片处理只需要不到一分钟。


我对自己多年来所受到的训练,以及自己的工作室感到自豪。我基本上是一对一教学,我和助理Vicki Procter一起承担着这份任务。



与Billingham 445一起在科尼斯顿附近出差-照片由Vicky Procter拍摄


教导学生进一步接触摄影这项任务是非常有意义的。由于我来自电影行业,我学会了用“五要素”:光圈,快门,焦距,ISO和构图来进行摄影。我像很久以前一样观察重点测光表,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来保证拍摄效果。现在是数码时代,我在菜单中建立起学生摄影栏,这样他们就可以专注于此。这意味着我们会花更多时间在户外。


Q:我们了解到,你获得了OMGB《星期日泰晤士报》年度风光摄影奖,和我们讲讲更多关于它的事情吧~


当我在教学和演讲时,我曾说过,风光摄影中运气和判断力都很重要,精彩的作品需要两者的结合。有时候我们只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方,当然关键是我们需要精准地判断出什么时候进行拍摄,准确而简洁地将它记录。拍摄 ‘FINDING GOLD’ 这幅作品那天,我正在Wast Water附近进行一个为期两天的研讨会。当时阳光,雨水与雪花交替出现,为这幅作品提供了良好的光线和氛围。那是2月的一天,快到傍晚的时候,我的学生安迪提议去喝一杯,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水边看日落,果然...


当我们到达的时候,我手里拿着相机,安迪说他只想拍摄一会儿,所以他向海岸线的小岛走去,而我停了下来,看着风景,开始和马丁·劳伦斯(Martin Lawrence)交谈,他也是一名专业摄影师,这次是与妻子一起出行。我背朝大山,过了一会儿,我注意到马丁有些心不在焉,突然,他咒骂着往我后边冲去,当我转过身想看看是什么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不由得呆在原地,“哇,我得快点准备好,这真是一生中难得的时刻”。


然而,我低头看相机时,知道自己用错了镜头,于是冲向100米开外的汽车,拿出我的广角镜头,0.6 LEE Filters 滤镜。马丁现在可以看到我要拍摄的所有风光,但我也知道他也是属于画面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决定使用f/8档,将ISO值设置为400。


我举起相机,就在那一刻,彩虹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弧线,所有颜色都栩栩如生,鲜艳无比。我拍了四张照片,其中三张里有马丁。从彩虹出现到消失,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两分钟。这真是激动人心,让人浑身颤抖的时刻。


著名照片《Finding Gold》-© VISIT BRITAIN /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那天晚上,我把这张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我的编辑们因此联系我,但是我认为这张照片是独特的存在,所以目前为止没有发表在任何地方。我的好朋友Colin Bell也是一位著名的风光摄影师,有一天与我相约喝咖啡时提到,“这张照片太不同寻常了,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你应该拿它去参加《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比赛。”


我这样做了。


几个星期后,我收到了几封来自唐宁街的关于这张照片的电子邮件。我以为这是结束,但不是,这反而只是开始。在政府工作的英国之旅团队与比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看到了它,想从我这购买它。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作品展示出一个人沉浸在英国乡村的美景之中。他们还说这不会影响到我参赛,于是我们达成了协议。10月下旬的时候,我发现它获得了#OMGB奖,并被政府广泛用于英国的宣传。在颁奖典礼结束后,这幅作品迅速蹿红,《卫报》将其列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照片之一。我收到了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子邮件和电话。这是一张令人动情的照片。


在#OMGB《星期日泰晤士报》颁奖典礼上的演讲-(从左至右)来自英国旅游局的蒂姆•霍尔特(Tim Holt),朱莉娅·布拉德伯里(Julia Bradbury),被授予该奖项的马克·吉利根(Mark Gilligan)以及查理·怀特(Charlie Waite)


这是我度过的最愉快的1/125秒,后来,我和安迪去喝了一杯...


英国之旅的团队要求我提供更多的图片,我做到了。


Q:你在摄影领域有偶像吗?是谁呢?为什么?


我很欣赏Ansel Adams.他对摄影媒介有着深刻的理解,并将此运用到自己作品当中。他真正热爱的是音乐,他想成为一名音乐钢琴家,这种爱也影响了他在摄影方面的创作。他说创作摄影作品的过程与创作交响乐的过程是相似的,最后作品的呈现就像把音乐演奏给观众听。在我看来他有时候的确有些过度处理自己的作品,但是他也在展示可以做些什么。我认为他真的在摄影中得到了最好的东西,但他肯定永远不会承认他已经破解了这门艺术,当然,我也不会,我们都做不到。


Tetons - Snake河——照片由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拍摄/国家公园管理局。这里看到更多安塞尔的作品: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Category:2011_Ansel_Adams_donation_from_U.S._National_Archives


Q:许多摄影师都有自己最喜欢的摄影作品,你的得意之作是哪张呢?为什么?


《Finding Gold》是我最具有影响力的照片,但我认为这只是侥幸拍摄所得,凭借着天时地利。因此我现在被称为“彩虹人”,这或许比称为活泼人或是笨拙人更好...我最喜欢的作品是《Sunset On A Snowy Duddon Valley》,当时我正在为一本名为《杜顿河谷生活的一年》(The year in The life of The Duddon Valley)的杂志工作,需要拍摄一张好照片来结束12个月的工作。


我决定出行的那天,我们这正处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狂风大作。那天很晴朗,我穿着钉鞋,在雪地中嘎吱嘎吱地跋涉,风不停地把我吹倒,但我并没有被吓退,继续前行着。由于风力太大,三脚架都没派上用场,我等待许久最后手持记录下这个瞬间。我是克服了许多困难才获得这张照片,所以我为它自豪。


白雪皑皑的杜登谷上的日落-照片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Q:你现在的相机袋里有什么?


这取决于我现在在做什么,我没有很多设备,但是足够做这项工作。我从没刻意买过工具包,我用的相机袋需要很适合我的工作。当我要去爬山时,我会尽量保证背包的轻盈,如果我在海岸线附近或是车附近,那么我就会带更多。我会很认真地考虑配件重量的问题,因为这种劳累会持续一天。我不赞成带上所有东西以防万一,我能理解“如果”这种情况,但是我们要现实一点,我们要经历的可能是一天到晚的爬上爬下。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会带:富士X Pro2,富士XF16-55 f2.8镜头,富士XF10-24 f4镜头,Lee Filters 滤光镜、偏光镜,遥控器和电池等。


马克·吉利根(Mark Gilligan)的Billingham 25背包的内部 -包括富士 X-Pro2,富士XF16-55 f2.8镜头(附在相机上),富士XF10-24 f4镜头(左下方)和富士XF 55-140 f2.8镜头(右下)


如果我不走得太远,我会带上我的富士XF 55-140 f2.8镜头,我亲切地称之为“野兽”。


我还会带上三脚架,我有两个三脚架,一个是我工作时用-Gitzo登山者和一个轻便的Benro旅行三脚架。


Q:如果你只能带一个重要的装备出行,你会带什么?


富士XF16-55 f2.8镜头。


马克在西班牙梅诺卡岛(Menorca)用他的富士XPro2,富士XF16-55 f2.8镜头,Lee Filte和Billingham 25背包


Q:你最喜欢的一个设备是什么?和我们讲讲它吧!


我的相机。我知道这听起来或许有些老土,但是我的工作的确离不开它。我不会更改它们的搭配,也不会卖掉它们。我现在通常使用富士X pro 2,还有一个富士X pro 1装在Hadley相机包里街拍时使用。


马克·吉利根和他的Billingham25在Cituadella


我很爱我的相机们,多年相处我已经很了解它们,是它们帮我拍摄出优秀的作品。我通常会将菜单设置成我的风格。我的摄影方法十分简单,平衡好五要素:光圈、快门、焦距、ISO、构图。


Q:你最喜欢哪一款Billingham产品,为什么呢?


我的老Hadley跟随我走遍了欧洲的角角落落,无论是携带什么设备,我总喜欢用它作为相机包。我经常使用它,日常也是,因为我喜欢随身带着富士X Pro1相机和27mm镜头以防万一。我很喜欢街头摄影,因此带着点设备总是没错的。这款相机包是永恒的经典呀!


马克·吉利根带着他最喜欢的Billingham Hadley Pro在北威尔士Dinorwic采石场


我家有四个相机包。我在买Hadley的同时也买了Billingham 550。后者至今还是很漂亮的,几年前我用新的底座和后拉链修复了它。不过现在我不怎么用它,不时会把它借给我儿子。



马克带着他的旧Billingham 550手提袋在湖区


Hadley相机包至今还是我日常使用的包。如果就在当地拍摄,我会把大部分设备都装在Billingham 445中携带。


Q:上面有展示你现在经常使用Billingham 25帆布背包。你对这个包有什么建议吗?你觉得它有用吗?


它看起来并不大,我很惊讶它能装下这么多东西! 我没有装满它,如果需要的话,这里还有空间。几个月来我一直携带这个包,无论是在山里还是国外。这款包背起来很舒服,这对来说是选择它的很重要一个原因。背带不会滑落,这也很棒!最近,我经历了多年来遇见的最猛烈的暴雨,但是包里没有进水。


倾盆大雨后,马克·吉利根的Billingham 25


Q:你对想步入摄影这个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


去吧!但是你不能简单的只是拍照,因为这样你会饿死。如果你还能写作,那是最好不过的。它就像板球,有投球手和击球手。那些能同时做两件事的人会变得更有价值。你需要看看周围的环境,试着采用一种“你自己”的风格。这并不容易。摄影之美在于没有对错之分。有些图片感觉不错,有些则会向你提出问题。我从不说,“哦,那是一张糟糕的照片。”我可能不喜欢它,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错的。


风格各不相同,你必须看你喜欢做什么,什么吸引你,然后去做。近50年来,我一直在用自己简单的方法描绘美丽的风景,其中40年是属于专业人士,我是为自己这么做的。你只需要做你喜欢做的事。如果别人也喜欢,那就太好了,尤其是那些不认识你的人。


我的助手Vicki Procter是个优秀的摄影师。她的家人这样告诉她,她的作品随后也得到了购买它的陌生人的认可,获得了证实。除此之外,她还会教学,就像她以前在一家知名公司工作时那样,这是她的另一项才艺,你需要多才多艺才能成功。


社交媒体在作为一种宝贵资源的同时,也让人感到困惑。YouTube上到处都是视频博主们的视频,有些拍摄的不错,有些则...我想说的是,你要确定你了解了你的相机,或者你可以参加一个教学班,这是值得投资的,特别是当你需要适当的指导与帮助时。


探索吸引你的摄影作品,类型与风格,可以从杂志上寻找建议和信息,不要简单地按照“规则”发送作品,这样的作品会被编辑忽略。网站上往往会有指导的方针,可以多看看。阅读你想要投稿的杂志,感受他们的风格。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免费提供你的作品!这样对你毫无益处,而且还会贬低你所从事的事情。免费的在线积分没有什么好处,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是免费工作的...但这是事业!慎重对待你的作品,或许你可以为自己设计一个简单的有趣味性网站,并确保它可以在平台上使用。


Wast Water的第一道曙光-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Q:你最引以为傲的项目或工作是什么?


我在内政部和风光摄影方面的教学工作。被要求去教学真是太好了,让我感到很荣幸。这也是与人交际之间一条持久的纽带。我的学生们和我成为朋友,在教学过程中我吸取反馈来的意见不断提升自己!


Q:你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


我有许多面向来自世界各地人们的教学班,我在英国进行演讲。我的预约已经排到了2021年,这是很不错的情况。我有许多自定义主题的作品,我希望未来能够将它们整理到一起出版一本书,可能在一开始这只是给我和我家人看的一份文件。我为不同的公司和广播公司做过几次节目,在YouTube上露面,人们可以看到我的节目。


Q:读者可以在哪里关注您?他们可以看到什么?


Twitter: https://twitter.com/wastwater1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wastwater1/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GilliganPhotography/


我会分享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并在对我有吸引力的事情上发表一般评论并发布最新图片。


《Wast Water Mirror of the Gods》-由马克·吉利根拍摄


Q:不外出拍照时,你会做什么,你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我喜欢骑车。每周都会和朋友一起出去骑行,这可以让我保持健康。对我来说,健康是无价之宝。我非常钦佩为运动而生的运动员们。我发现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外出郊游,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生活真是太好了。我也喜欢橄榄球联盟和橄榄球。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他:

Website: https://www.wastwaterphotography.co.uk/
Twitter: https://twitter.com/wastwater1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wastwater1/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GilliganPhotography/


他是富士, Lee Filters和Berghaus的官方大使,也是BIPP的会员。



billinghambillingham
版权所有©2020 M BILLINGHAM HOLDINGS LIMITED,公司编号11976966,知识产权归 M BILLINGHAM HOLDINGS LIMITED所有,
包括商标BILLINGHAM®,由M BILLINGHAM & CO LIMITED授权使用,公司编号01714494和增值税编号:324875385。
M BILLINGHAM HOLDINGS LIMITED和M BILLINGHAM & CO LIMITED是在英国注册的公司,
其注册办公室位于CITY ESTATE, CORNGREAVES ROAD, CRADLEY HEATH, WEST MIDLANDS, B64 7EP, ENGLAND.